<s id="mkddf"></s>
<object id="mkddf"></object>

<acronym id="mkddf"></acronym>

    <table id="mkddf"><strike id="mkddf"></strike></table>

    <pre id="mkddf"><label id="mkddf"></label></pre>

      當前位置: 首頁 > 詩人 > 莊棫
      莊棫

      詩人莊棫介紹

        莊棫(1830——1878 ),字中白,一字利叔,清代詞人,學者,號東莊,又號蒿庵。丹徒人,生于道光十年(1830)。光緒四年(一八七八)卒。享年四十九歲。著有《蒿庵遺稿》,詞甲、乙稿及補遺附焉。

      莊棫參考資料

      詩詞風格

        莊棫論詞比譚獻更重視“比興”。他為譚獻的《復堂詞》作序,其中就特別說到:“家國身世之感,未能或釋,蓋風人之旨也?!薄濉でf棫《復堂詞序》關心國家,關心自己身世的這種感受,無法解脫。這時風人,實際上就是斯人,詞人,指的是從《國風》里的“風人”,這個宗旨。但是,他說呢,“世之狂呼叫囂者,且不能知仲修之詩,烏能知仲修之詞哉?禮義不愆,何恤乎人言?!薄濉でf棫《復堂詞序》且不能知譚獻之詩,仲修就譚獻,譚獻字仲修。他又說,

        “夫義可相附,義即不深;喻可專指,喻即不廣。托志帷房,眷懷君國?!薄濉でf棫《復堂詞序》喻,比喻,“喻“可以專指喻即不廣。他說雖然一直從宋以來,有很多人,但是能夠合乎這個比興之旨的“合者鮮矣?!睘槭裁茨??有的是“又或用意太深,辭為義掩。雖多比興之旨,未發縹緲之音?!薄濉でf棫《復堂詞序》或者是,有些人不能夠真正在詞里面寄托那種托志帷房、眷懷君國的那種深意?;蛘吣?,用意太深,結果被那個詞表面掩住了。雖然里頭有比興的這個宗旨,但是沒有那種縹緲的、寄托的表現方法表達出來。所以他就說,“自古詞章,皆關比興。斯義不明,體制遂舛??窈艚袊?,以為慷慨。矯其弊者,流為平庸。風詩之義,亦云渺矣?!薄濉でf棫《復堂詞序》因為他一方面要強調這個,要托志帷房,眷懷君國。另一方面,又要強調有比興,缺哪一方面都不行。如果你

        只是有眷懷君國這個意思,但是你是狂呼叫囂,變得慷慨,實際上不對。如果你糾正了這個呢,又變成了平庸。所以他說真正能夠像那個國風義詩那種的涵義太少??梢钥闯龊妥T獻相比,莊棫論詞有兩處有點不同。莊棫論詞與譚獻的不同之處一:針對“世之狂呼叫囂者”抒發情感譚獻強調“柔厚”,他要糾正的是“雕琢曼辭”、“靡曼熒?!边@樣一種弊病。而莊棫論詞則反對,反對在另一面,主要針對著所謂“世之狂呼叫囂者”。只注意好像抒發他慷慨激烈的感情,而沒有這樣強調比興,這是一點。莊棫論詞與譚獻的不同之處二:強調“托志帷房、眷懷君國”寄托感情第二個,他更加強調可以看出,他是更向詩教靠攏。而且他這里談到的比興,已經不僅僅是一般的一種藝術手法,我們可以借助著比興的這種藝術手法來寄托自己的感情,他成為這個整個論詞的“柔厚”詞旨的內在要求。你只要寫詞,你就一定要有比興??墒?,正好就是這種詞學觀,既成就了莊棫的詞,也限制了莊棫的詞。為什么這么說?莊棫一生不遇。雖然他自嘲,“予無升降得喪之戚”,因為他沒有做官,所以,升、降、得失,他沒有這種悲哀。實際上他的身世之感仍然在詞當中表現出來。比如他的[唐多令]一首,借寫一盞燈來寫出了自己的心境,確實自出機軸。詞里寫了燈火,“燈焰似凝脂,紅心草恐非。冪煙煤一樣迷離。照得空庭都四徹,原不藉,蠟成堆?!薄濉でf棫這盞燈火,小小一盞燈火,看起來簡直不像一根燈芯照出來的。它一堆煙煤那樣,照得空庭,都四面都照到了,都堆砌著蠟成堆。但是,下面一轉,“影隔便難知,光留許眾窺,也曾看鏡里蛾眉。窗外北風正冰冱,只微火,轉凄其?!薄濉でf棫只要有一個影子就把這盞燈給擋住了,看不見了。當然,可它的光呢,還留著讓大家來看。這盞燈也曾經照過鏡里邊的美女。這就寫出了這個照徹空庭、光留眾窺的自許和一種自傲。也有影隔難知、曾照蛾眉的怨抑和惆悵;而最后卻歸集到一句,正是窗外北風的時候,結著冰的時候,“只微火,轉凄其?!贝丝淘诖巴怙L吼冰封當中顯得那樣微弱,那樣凄涼的形象,實際上就是他自己的處境和心境之所化。確實,深得比興寄托、意內言外之妙。所以說這種比興柔厚之說,確實成就了他的詩。像這首詞就是意象新鑄,構思獨造,前人詞集里頭很少見。但是,在《中白詞》里頭,這也是創意之作并不多見。當然另外也有一些,比如說他《相見歡》寫:“深林幾處啼鵑,夢如煙。直到夢難尋處倍纏綿。蝶自舞,鶯自歌,總凄然。明月空庭如水似華年”?!濉でf棫《中白詞》抒發舊夢難尋、華年逝水的人生感慨,也比較動人。但是,像這種情境意象已經落入窠臼。后來陳廷焯憑這首詞認為他是“超越古今”,顯然是過譽了。莊棫詞大多數都像這樣。另外就有一些詞,他刻意地追求那個義無所附 喻不專指他前面那個,他在評譚獻的詞里頭說到這個,“夫義可相附,義即不深。喻可專指,喻即不廣?!蹦憧梢杂写蠹抑赖哪莻€義,那你的義就不深。你的比喻就專門指某一件事情,你就不廣。所以,他就表現得更加廣泛,更加深入和廣的這種“義”和“喻”,刻意去追求這種,結果造成了一種飄渺晦澀。在當時是一位比較出名的詞人。

      點擊查看詳情

      備案號:蜀ICP備19038617號-1 欧美成人刺激a片多人,精品亚洲AⅤ在线无码播放,国产精品一区二区熟女不卡,公妇仑乱在线观看